久久热,久久热最新,久久热国产,久久热自拍,久久热精品,久久热免费,久久热在线,久久热视频

大媳妇韵怡--家庭乱伦




长子王育祥-结婚两年,目前在大陆工作。周韵怡,24岁,大媳妇,有一个2岁的儿子,164公分,


35D2435,貌美,身材健美的韵律老师。王伯,身材肥胖,发秃,好色,由于是财主,年轻时常上酒家,最后娶了位西施,可惜这位美人无福享受荣华,替王永生了三个儿子后就因病去逝。王伯未再娶,只是依然天天花天酒地。育祥2岁的儿子维维,很久没看到老爸,吵着要和老爸睡,由于育祥在大陆工作,每三个月才有十天假可以回来,房间的床不够大,大媳妇韵怡就只好独自睡隔壁另一间房,周韵怡24岁,王家大媳妇,164公分高,35D2435,人长的很漂亮,是个十分健美的韵律老师,穿起韵律服,凹凸有致,常让上课的男学员,小弟弟一直顶着帐篷直到下课,由于韵怡学的是舞蹈,所以即使生了一个儿子,身材还是很棒。王伯觊觎韵怡很久了,要不是因为公公与媳妇的关系存在,他早就下手好好干她一炮。




今天是个好时机,楼梯上传来高根鞋声。媳妇韵怡由楼梯走下来,一身素雅的衣,又直又长的秀发披在上身穿的丝质白衬衫上,下身是及膝的柔丝白裙,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双粉白色的细高跟鞋,称得168公分的身材更显得修长。韵怡进了浴室准备洗澡,但房门未关好,引来王伯的注意,他看四周没人,带着些许醉意就往韵怡房内走去,并将房门锁住。看四周没人,带着些许醉意就往韵怡房内走去,并将房门锁住。突然听见浴室门把稍微动了一下,王伯下意识的躲到靠近浴室门三四步的桌子下,等着看韵怡何时出来,没多久,门徐徐打开,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踏出浴室,


韵怡全身精光,光滑的胴体,雪白的肌肤,纤腰丰臀,身材极好,娇嫩如嫩笋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丰满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韵怡是出来放CD音乐,她觉得这样洗泡澡才有气氛。王伯躲在暗处目不转睛的盯着韵怡,瞧见韵怡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乳峰尖上粉红色的奶头若隐若现,王伯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转眼,韵怡就进了浴室,但门仅半掩。韵怡长得楚楚动人,


一对高挺的奶子,丰腴的臀部,看她的红润的阴唇,像樱桃似的,王伯看得全身血脉喷张,脸上火热热的,像是要脑充血似的,忍不住欲火高升,王伯不自主的将衣裤脱光,无法控制的紧抱住韵怡,凑上嘴去吸吮韵怡的奶头。韵怡突然受到攻击,一时惊吓得看见是一个肥胖的男人赤裸裸地压在自己身上,大喊道她「哎呀﹗你是谁?」「韵怡,是公公我啊!我看你身材极好,娇嫩如嫩笋般,我看的很难过,我忍不住了,让我干一次吧﹗」王伯色欲薰心的说道,一面说一面双手揉捏韵怡一对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韵怡的玉唇上,舌尖不断探索。韵怡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公公正要强奸她。天啊!




「啊!不要!不要!…」韵怡由于双手要抓住浴缸以防滑倒,以至于整个身子让公公为所欲为。韵怡扭了扭身子,不停抵抗,嘴里说道:「爸!不要﹗怎么可以,育祥就在隔壁房间会听到的,不要﹗」。「所以啰!韵怡,怕被育祥听到,妳就好好让我打一炮吧!免得育祥待会带着小孙子维维过来,說妳色诱公公,不守妇道,要和妳离婚妳,其实从妳进门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想找机会,


好好跟妳愛爱一番」王伯手里揉着韵怡的奶子胁迫的说。王伯的嘴唇不停地吻,由韵怡的香唇移到耳根,又移向乳尖,阵阵的热气,使韵怡的全身抖了抖,王伯火热的手掌,接着按在韵怡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下方,韵怡全身抖得更厉害,由于害怕育祥发现,韵怡不敢出声。「不要啊…不要…喔…不可以…公公。喔…喔!」这时韵怡已经因为没有力气反抗,开始哀求起来了。韵怡趁着公公双手没抓住自己时,转过身想要逃出浴室。而王伯像抓小母鸡一样把韵怡抓回来,将韵怡推向浴池的边沿,当韵怡的肥屄浮现眼前,王伯立刻迫不及待地将烫热的硕大龟头移向媳妇充满淫水的阴户。韵怡神色一变,伸手护住了她的胯下,手掌紧紧的遮盖住那粉红色的嫩穴,说道:「公公!不…我们…不行…也不可以…做这种事…会对不起我老公…」 「媳妇,妳先别紧张,我只在妳外面磨蹭而已,可以吗?」


「嗯...这...好吧,不过你不可以插进来喔。」韵怡红着脸答应公公,也慢慢进入王伯的陷阱里.....王伯开始向内顶,大龟头的一半已顶开了韵怡的阴唇,韵怡警觉的迅速的挪动臀部,王伯的龟头便脱出阴道入口,挺硬的肉棒向上翘着,王伯用手按住韵怡的屁股,挺耸阴部,


两片肉唇夹住棒身,棒茎的下沿崁在满是蜜汁的肉缝中,像拉锯似的来回磨擦,感觉美妙极了。韵怡在王伯耳边轻语:「公公…我们不行…也不可以…做这种事…我们不能那样做,别再碰我了。」王伯不断用龟头磨擦着韵怡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盘转,


火热的龟头磨擦着韵怡的阴唇,韵怡这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赤裸的下体与公公沾满她淫液蜜汁的大龟头密贴厮磨。韵怡大概感受到公公强烈的侵犯意图,再次呻吟轻叫。「呃啊~爸…不要这样~我真的要叫了…唔~」韵怡话没说完,王伯已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将大龟头对着她那迷人粉嫩穴口挺了进去,好紧!王伯的大龟头大约插入她湿滑的阴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觉龟头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这时被捂住嘴的韵怡突然用力挣扎。「唔唔唔~不要…不可以…」被捂住嘴的韵怡含糊的叫着。王伯将龟头顶在韵怡的柔软的小屄入口。「媳妇!我只插一点点头进去,可以吗?放心,我不会戳穿妳的小洞的!」「啊...这样..不好吧....不可以…」「可是我这样子…很难受啊!媳妇,妳先别紧张,我只在妳小穴磨蹭而已,可以吗?。」韵怡本来还想把公公推开,她雪白的脸早已潮红,


生理上的反应与饥渴迫使她的身体不停的轻微颤震着,最后她的理性也似乎被那欲火的爽快感给压抑下去了… 「那…你快点啊…轻点儿,不能进入啊!」看起来韵怡已经难以招架只希望快结束而放弃了原先矜持,王伯没有回话,立即以行动来答覆。他一手搂住韵怡的腰,一手握住肉棒,用龟头上下磨擦韵怡的肉缝。王伯的龟头被韵怡的阴唇包覆着,性感的韵律老师漂亮的儿媳妇,韵怡感觉到公公的大龟头密贴厮磨。她闭着眼,不停的呻吟低哼…。王伯就这么浅浅地干着他的媳妇的阴户,韵怡的嘴里发出微微的呻吟,阴道的淫水更是不断的渗出。王伯抓着韵怡的细腰,肉棒一挺,「噗叽」的直送入韵怡的嫩穴了。一下子便进入一半,然后抽动了起来。「噢....」韵怡全身僵直,张眼望了公公一下,「不行啊...,你不能这样,快拔出来!......不行....啊!…」韵怡紧揪着眉头,她的叫声虽然不大,但已经接近哭泣声,韵怡咬着下唇。“啊…痛啊…住手!”韵怡下身被公公强行的插入,令韵怡的阴道反射性的收缩,


紧紧的包住了公公粗大的肉棒,肉棒的每一次进出都伴随着撕裂样的剧烈疼痛。她不停的哭喊着,频繁的抽插令韵怡的身体分泌出大量的蜜汁,随着肉棒的进出而流到阴唇外,一部份的液体流到股间。韵怡紧绷的阴道慢慢的松弛了下来,肉棒来回运动的阻力也渐渐地减小了,韵怡的悲鸣也渐渐变成了呜咽,下身的疼痛似乎已没有开始时那么剧烈了,女性的本能甚至令她感受到一丝丝的快感。一连串的凌辱已经令她毫无还手之力了,只得任由公公像玩偶一样摆布。耻辱、痛苦、无助,她仿佛都已经感觉不到了,唯一的希望是结束的一刻尽快的到来。时间好像已经凝固在这一秒了,浴室只剩下了两人交合时身体摩擦的声音。王伯仿佛不会疲倦似的紧拥着媳妇莹白的美体抽动着,公公摇动着大阴茎,在韵怡的阴户里搅动抽插,韵怡的叫声缓和了,只有“哼哼嗯嗯”的呻吟声,韵怡阴户里的淫汁渗了很多出来,


每次当公公的阴茎抽出来时都带不少黏液出来,当公公操进去时,又有“唧唧”的撞击淫水的声音。韵怡给操得全身都粉红起来,韵怡虽然百般不愿意但无奈生米已煮成熟饭,也只好摇摆着丰腴的臀部迎合着公公从后面强有力的抽送,而心里只希望一切恶梦赶快结束,公公赶快丢精。「韵怡你生了维维,嫩穴还是这么紧,淫水还是这么多,育祥娶了妳真幸福」韵怡阴道收缩的十分强烈,这么紧致娇嫩的小穴,穴口的细筋几乎要把王伯的肉棒根部勒得血液无法回流,使得原本就已快被塞爆的阴道又一直缠着火烫的肉柱用力吸吮,一阵一阵强有力的抽送,韵怡像死了似的软绵绵只会哀吟。「哼…嗯…哼…好大…嗯…嗯…」她咬着唇不时发出哀哼。她那嫩穴被磨擦得红通,当公公粗大的肉棒往外拔时,连缠在棒身上的黏膜都会一起拉出来;插入时,又连同阴唇一起挤入阴道内。但是这种速度对王伯来说仍不满足,在怒棒硬得快暴裂的煎熬下,他愈来愈用力的握紧韵怡的柳腰、粗暴的抓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弄。「啊…不行…慢…一点…啊…」韵怡立即又感到胯股撕裂、头晕目眩的痛苦,整个人虚脱的倒在公公身上抽搐。媳妇的小蛮腰挣扎起来还真有劲,血液加速循环使得原本就很紧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呜呜…嗯嗯…」韵怡快要晕厥过去。公公依旧舒服的抓着她的腰挺动肉棒,湿淋淋的淫水已经流湿了肉棒下丑陋的卵袋。「不…行…了…」韵怡浑身激烈的抽搐,穴穴被大肉棒套弄得「啾吱啾吱」作响。


王伯说「韵怡,我好爱你,你的穴真紧,不愧是韵律老师」嫩穴内的黏膜缠着肉棒愈吮愈利害,滚烫穴汁润滑后的阴道磨擦起来更是舒服,王伯也感到阵阵酥麻从会阴部传来。但他可不想那么快就失守,连忙放慢速度停了下来,双手握着韵怡的软腰,调整激动的呼吸。王伯被媳妇又淫又羞的模样挑逗的受不了,一翻身将她压在下面,一边抽插嫩穴,一边发出兴奋的嘿嘿声:「媳妇…我好像…快来了…」他的手用力抓紧韵怡的腰、肉棒一次比一次干的猛。「啊…啊…」韵怡十根玉指紧紧的抓着公公激烈的哀叫,「呜…不行…你快拔…出来…」韵怡也害怕公公在自己体内射精。但是公公湿滑的肉棒控制不住似的在嫩穴内来回拔送,两人下体撞击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肉棒暴涨了一圈、温度也一直在上升。「啊…不…啊…」韵怡被插的浑身骨头都要酥溶掉,根本无法思考,韵怡辛苦的在公公怀中甩动。公公将她的脸蛋转过来,厚唇索求她芳香的小嘴。「唔…」韵怡的唇轻易的就让公公占有。王伯吸住柔软的唇瓣,舌头滑入黏烫的小嘴内乱搅。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王伯松开韵怡把韵怡压倒在床上,推开她软绵绵的双腿,紫红怒张的龟冠重新顶在翻肿的嫩穴口,用力送入湿滑的巨棒。「哼…」韵怡激烈的哀吟一声,王伯十指紧紧扣住她的手掌压在床上,快速的抽送起肉棒。「哼哼…嗯嗯…」韵怡在床上挺腰扭动,肥嫩的屁肉和雪白的乳团被撞击的力量顶得前后晃动。「哦…我要来了…我们…一起丢…」王伯浑身肌肉的身体在韵怡身上激烈伏动。「不…行…爸…你不能…在…?面…射…」韵怡保持最后一丝理智苦苦的哀求。「来…不…及了…妳…准…备帮我…们的…小孩…想…名字…吧…」王伯自私的只想从她身体享受高潮的欢愉,随着肉棒愈插愈舒服而狂抽猛插,那会管媳妇受不受孕!韵怡的高潮已守不住,灼烫的卵精洒在公公的大龟头上。「哦…我…我也…来了!」王伯激烈的冷颤,酥麻的快感从会阴部快速麻痹到龟头,在嫩穴内暴涨的肉棒一抖,熔浆似的浓精淋满了韵怡的穴心和子宫。




「啊…」被烫得阴户几乎熔化的韵怡激烈的叫出来。公公压在她身上抱起她,巨大的肉棒又在窄紧的阴道内突涨一圈。「哦…」两人的身体一起抽搐,更多的浓精射进去,韵怡紧紧的抱着公公的背不断娇喘。「妳的身体…真好…」王伯激动的抓抚着她的秀发和臀部,像尿尿一样抖了一下,把剩下的精液全数注入韵怡体内… 王伯射完精后仍舍不得从嫩穴内拔出肉棒,让肉棒留在湿滑的阴户内慢慢变软,搂着几乎虚脱晕过去的韵怡继续温存。深深射入子宫内的浓精正慢慢地往外流,整条阴道滑润润、热呼呼的,浸的肉棒好不舒服。王伯欣赏着媳妇完美的瓜子脸上脂粉未施,脸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一层晶莹的光采在玉肤下流动着。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梁,配上鼻下那嫩红的小嘴,我的天!如此美女,她那双浑圆修长,雪白光洁,粉嫩得毫无瑕玼的匀称美腿,看得王伯的阳具又抬头昂立。